来自 绿谷采工 2017-11-27 10:27:21 的文章

免费算命网惊魂传染病(连载)

  
  前 言 人类与传染病的战争

  据说早在公元前5世纪,希腊医生希伯克拉底 就宣称:引起和治愈疾病的不是魔法,而是大自然!套用“医学之父”这句话来说:引起各种传染病的不是其它,而是那些病原微生物和寄生虫!
  列文虎克研制显微镜,人类从此拥有一双神奇的慧眼,得以窥探微观世界种种奥秘和曼妙,并且发现形形式式微生物的存在!有趣之外,人们还无意之中揭开了叫人毛骨悚然的困扰人类的“瘟疫”的神秘面纱。
  古之所谓瘟疫,基本上也就是传染病。

  最先发现细菌那个人正是列文虎克。1683年,这个好奇的荷兰亚麻布商人从口腔牙垢中观察到一种生物,他发现:“这些生物几乎像小蛇一样用优美的、弯曲的姿势运动着。”
  可以说,这就是人类最早看到的细菌。
  法国人路易斯•巴斯德首先指出:细菌会引起疾病!
  病原细菌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是一个德国人,他叫罗伯特•科赫 。
  1876年,科赫最先证明了炭疽杆菌是炭疽病的病因;从而引领风气之先,开了先河。随后又发现结核杆菌,发现了霍乱病原菌是形如逗号的霍乱弧菌。于是,门人学生和其他科学家相继发现了各种细菌性病原微生物!
  病原性微生物中,细菌之外较早被发现的则是原虫。
  1880年,法国医生拉韦朗从疟疾病人血液中,用显微镜查获一种前所未见的原生动物,从此揭开了原虫也能导致传染病的奥秘。后来慢慢搞明白,除了疟原虫引起疟疾,还有利什曼原虫引起黑热病、锥体虫(原虫)引起非洲昏睡病。
  1898年,法国微生物学家诺卡尔 等人发现了一种类似细菌、但不具有胞壁的原核微生物,它能通过细菌滤器,能在人工培养基上生长繁殖。这种类胸膜肺炎微生物,后来被正式命名为支原体。病原体有肺炎支原体、人型支原体和生殖器支原体等。
  1906年,美国病理学家霍华德•泰勒•立克次 首次发现洛基山斑疹伤寒的独特病原体,这种病原体既不同于细菌、又不同于病毒,最终被命名为立克次体。
  1908年,日本细菌学家、生物学家野口英世,最先从梅毒患者的脑标本中检出一种螺旋体。螺旋体广泛分布在自然界和动物体内,分5个属,其中有3属是:包柔氏螺旋体属(又名疏螺旋体属),引起人患回归热、莱姆病;密螺旋体属,引起人患上梅毒;钩端螺旋体属,引起钩体病。
  1935年,日本学者宫川米次等,发现腹股沟淋巴肉芽肿病原体——不同于细菌也不同于病毒,被称为宫川小体。直到1956年10月,中国微生物学家汤飞凡成功分离出沙眼病原体TE8——经各国科学家通力研究,最后确定鹦鹉热、腹股沟淋巴肉芽肿、沙眼等,其病原体同属于一组微生物,从而导致分类学上增添了一个衣原体目。
  作为十分重要的病原微生物,最后来说到病毒。
  1898年,荷兰微生物学家和植物学家马丁努斯•威廉•贝杰林克 通过过滤实验证明,烟草花叶病的病原体比细菌还要细小,最终推论出病毒的存在。
  但是尽管如此,真正分离到病毒却还是后来的事情。
  1931年,德国工程师恩斯特•鲁斯卡和马克斯•克诺尔发明电子显微镜,使得研究者首次得到了病毒形态的照片。1935年,美国生物化学家和病毒学家温德尔•斯坦利发现、并得到病毒晶体,成功将病毒分离为蛋白质部分和RNA部分。
  作为病原体的病毒,从此进入了科学家视野。

  寻找到病原体,走出了关键的一步;战胜传染病,人类还有许多路要走。
  很明显,法国科学家拉韦朗发现疟原虫之后,还需要有英国科学家罗斯博士想办法证实——疟疾由蚊子传播的假说,只有搞清疟原虫生活史,掌握其来龙去脉,了解真正的传播途径,这样子人们才能制定有效的防治措施。
  不错!罗斯通过卓越的努力之后,不但证实了拉韦朗“蚊子传播疟疾”的假说,还知道具体由哪种蚊子在传播疟原虫。从此之后,人类又开辟了另一个战场,不单单是从对付按蚊的预防环节着手,还可以考虑开发相应药物——直接诛杀已进入人体的疟原虫,挽救那些疟疾病人……古老东方于是走来一位中国的女科学家,屠呦呦带人开发了特效的青蒿素,专门救治受疟原虫侵害的患者。
  查理斯•拉韦朗、罗纳德•罗斯、屠呦呦,共同构成完整的疟疾防治“杀伤链”。缺失哪一环都不完整、无法真正克服疟疾对人类的侵害,他们一个也不能少,都要给诺贝尔奖。
  征服各种传染病,都得经历差不多的过程。
  呼吸道的、肠道的传染病如此,虫媒的、人畜共患的、性传播的传染病也不例外,征服任何时候出现的新发传染病,事实上都绕不过这些已经确定的大致环节。
  所以,要了解人类与传染病的战争,就会接触到许许多多孤胆英雄。
  惊心动魄的另类战场上,看不到硝烟弥漫,听不到喊杀之声震天响,但是谁都将感觉到浓浓的血腥味、比世界大战还惨烈……在人类与传染病战争中,代表人类出战者,无疑都是英雄,谱写了一曲又一曲悲壮的长歌!
  翻开这本小书,你将看到:——
  《追猎纳米级杀手》的巴斯德,让狂犬病不再那么令人绝望;孜孜不倦《寻找魔术子弹》的埃尔利希,初步解救那些受梅毒折磨的患者;背负“为全人类之福祉”校训的科赫大师,战胜《白色瘟疫》实现了自己的《光荣与梦想》。
  年将六旬的弗莱明终于《让生命绽开那朵莲花》,神奇的青霉素铺向全世界。
  在非洲、在《静静的埃博拉河》周围,面对《魔鬼的屠杀》,透过人类勇敢无畏、团结协作、坚强不屈精神,同时还会强烈感受到那种无助与无奈的悲凉与创伤;看看《那时非典》可以知道,传染病依然惊心动魄!
  新发传染病,诸如《莱姆镇的怪病》等,人类随时可能《不期而遇》。
  《啊!亚洲虎蚊》跨洋过海,出没《战场上的幽灵》就在身边;曾经发现DDT足以有效《扫除害人虫》,结果导致死一般 “寂静的春天”——人类在艰难中抉择,只能期待另一个穆勒博士带来新的发现!
  医学史上不乏《真心英雄》,为了与惊魂传染病作斗争,不顾《夺命危“情”》,在未知的艰险的微观世界中、摸索着孤独前行!看吧,不单有《立克次之殇》,还有野口英世成了《坠落大海的星辰》……
  他们《一生何求》?!年轻的耶尔森从河内出发、年轻的伍连德冒着严寒出关,走向未知的鼠疫疫区……《掌声响起来》,为“人类的朋友”出征——壮行!

  

作者:天山草999  回复时间:2017-12-01 15:53:08
  楼主好文,很好的医学科普文章。请继续。
作者:天山草999  回复时间:2017-12-06 17:08:42
  在医学科学这个人类同大自然作战的战场上而冲锋陷阵的勇士,无论胜败,都是人类的英雄!
作者:天山草999  回复时间:2017-12-26 12:16:57
  楼主的科普医学文章很好! 将来可以出书。
作者:天山草999  回复时间:2017-12-26 12:29:09
  听说幽门螺旋杆菌也是近年才被发现的。这个病也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