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完颜佚名 2017-10-02 19:05:43 的文章

卧室风水长篇历史纪实小说——开国皇帝阿骨打

  开国皇帝阿骨打

  


  一、主要人物完颜阿骨打简介:
  完颜阿骨打是女真族的领袖,金大金国的缔造者,金国的开国皇帝。本小说从他四十八岁写到五十六岁,从誓师反辽到部渚泺西行宫病逝,时间跨度为八年。
  阿骨打是女真族完颜部落都勃极烈(部落首领),完颜部落是辽国不在册的女真族(史称生女真)归辽国管辖而又相对独立,一直受到辽朝的凌辱和压迫。
  阿骨打继任都勃极烈时,完颜女真部落经过多年征战已经诸部统一。在这段时间里,阿骨打造箭筑城厉兵秣马准备反辽。在辽天庆四年九月他怒杀了辽朝“银牌天使”,随即召集兵马誓师反辽。从此,反辽大幕正式拉开。
  阿骨打是女真族的杰出的军事家和政治家。
  他是一名杰出的军事家。善于用兵,举事时只有两千五百人,一举攻下了宁江州。接着又创造了不少以少胜多的战例,如,出河店之战;达鲁古城之战,护步达岗之战,以致攻占辽国五京,使拥有百万大军的辽国节节败退,当然也有萧奉先等人弄权和天祚腐败无能的因素。
  他又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扎只水之战是他反辽的第一仗,他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战之胜,他的属下就劝他建国称帝,此时他并没有头脑发热,告诫属下现在不是称帝立国的时候,现在首要任务是扩充领地增加实力,待到条件成熟时再立国不迟。打下宁江州后,他这才在众人的拥戴下才称帝立国。但他和别的皇帝不一样,他不奢糜不讲排场,他说:“新国兴自遐荒一切从简。”不穿龙袍不建宫殿,住的是毡帐或茅草屋。用他的话来说,先辈不是住草屋睡土炕照样统一各部吗?他重的是皇帝之名,可以昭告天下,可以行国之往来。他善于团结一班人为这个国家奋斗,他是一位务实的皇帝,一位平民皇帝。
  他和天祚不一同,他体恤百姓疾苦。遇到灾年他为百姓减轻赋税,同时削减官员俸禄,王公大臣概不例外,能在国家困难时期与百姓共度难关。他对那些折身为奴的人,制定政策为其赎身。更有远见的是,废除近亲结婚,认为“同姓为婚其族不繁。”
  他转渔猎为农耕,重视农业生产。女真族是一个渔猎民族,他看到历代强大的中原王朝都有发达的农业。于是,他转渔猎为农耕,对种地多得人给予奖励,如,他奖励泰州农民五百头耕牛。他深知“农安则天下安”的道理。
  他有大的民族观,各民族平等相处。他反的是辽朝的残酷统治,而不是契丹这个民族。在用人上他不拘一格,在任用地方官吏上就看得出来,只要有才能不论契丹人、汉人或其他民族的人,他都和女真人一样得到重用,他希望的是各民族和谐相处,共生共荣。
  他思想睿智。他听说辽朝帝修黄龙府塔为了镇压“土龙”时,他说出“修塔不如修德”令人深思的话。在攻打成州时,他吸取以往的教训,严令禁止破坏陵寝古寺,违者军法从事。
  他注重学习中原文化。造自己民族的文字,结束了“刻木记事”的时代,由此,这个民族向文明迈出了一大步。兴办学堂,读孔孟之书习圣贤之道,从思想和文化上缩短了与汉民族之间的距离,为民族融合创造了条件。
  他注重地方建设和稳定,深切地感受到守业的艰难。他不惜人力去做后方的安抚稳定工作。
  他重视地方官吏的任用。这从他属下的谈话中体现出来,泰州治理得好,主要任用了好的地方官。他深切感到,地方官就是“皇帝的化身”,百姓感谢地方官就是感谢皇,骂地方官就是骂皇帝。
  他胸怀广阔,善待被俘人员。在青冢金兵俘获了辽帝眷属,他指示有关官员要善待他们。
  总之,在本剧所塑造的阿骨打,就是这样一个有作为的皇帝。在他执政的八年里,他不仅要推翻辽朝,还要搞好地方建设。他殚精竭虑日理万机,抱病临军直至最后一刻。他用毕生的精力,为建立一个繁荣强大的大金帝国奠定了基础。

  二、故事梗概:
  故事发生在公元1114年即辽天庆四年九月,由于大辽多年对女真部落的压迫和凌辱,在一次索鹰荐枕的事件中,阿骨打怒杀“银牌天使”,对辽朝的仇恨集中爆发,并以此为契机,经过多年厉兵秣马的女真部族首完颜阿骨打,终于在涞流水畔,率两千五人马誓师反辽,群情激愤的女真兵直取辽北部边陲重镇——宁江州。
  此时的辽朝皇帝耶律延禧,正在庆州狩猎,听到阿骨打造反的消息并没引起他的高度重视,正如萧奉先所说,“疥癣之疾成不了心腹之患”。只派肖兀纳率800人去增援宁江州,结果惨败。耶律谢十战死,防御使大药师奴投降,肖兀纳只身逃回,宁江州被女真占领,阿骨打首战告捷。
  仍在狩猎的天祚,再度出兵宁江州收复失地,可惜他没有听从肖天一等人的正确意见,竟偏信肖奉先等人的错误主张,让肖奉先的胞弟肖嗣先同肖兀纳只带7000人马兵进出河店。天祚仍在和后、妃臣僚游山玩水。肖嗣先孤傲清高,没把女真兵放在眼里,结果又损兵折将大败而归。
  天祚再派兰陵郡王肖得里出兵,想收回宁江州,又被女真兵偷袭也遭惨败。边庭告急,天祚急西北招讨使耶律朵、肖乙薛、耶律章奴又出兵保黄龙府、达鲁古城等地。结果,又被阿骨打得落花流水。这次,阿骨打占领了咸、祥、宾三州。女真连战皆捷,阿骨打留用重兵守城自己班师会宁。
  在会宁城,阿骨打的核心人物谋划了阿骨打称帝事宜。在众人的说服下,阿骨打于公元1115年即辽天庆五年正月初一称帝,国号“金”年号“收国”。
  称帝后,阿骨打再渡冰冻的混同江攻取了益州,准备攻打辽重镇黄龙府。可辽将耶律斡里朵突然兵进达鲁古城,准备夺取宁江州,阿骨打审时度势毅然回师宁江州,确保了会宁的安全。这时,辽人派僧家奴前来议和,被阿骨打断然拒绝。女真与辽在达鲁古城一战,辽兵惨败。天祚震怒革去耶律斡里朵、肖乙薛之职,耶律章奴降职使用。
  之后,辽几次派使者前来议和,阿骨打不买帐且态度愈发强硬。
  第二年夏,阿骨打涉渡混同江攻打黄龙府,而辽朝内部权贵为立储君明争暗斗初露端倪。黄龙府一场血战,张墩固弃城而走,阿骨打占领了黄龙府。这时的天祚还歌舞升平,对黄龙府的陷落还全然不知,当消息传到上京朝野一片哗然。在出兵黄龙府的问题上,以肖陶苏斡、阿息保为代表的一方和以肖奉先为代表的另一方展开激烈交锋。天祚终于听了以肖、阿等人的正确意见,决定率大军御驾亲征。
  阿骨打倍感压力,没想到辽将耶律章奴对天祚彻底失望,想趁出兵之机罢黜天祚,准备迎立魏王耶律淳取代君位。耶律章奴的反叛打乱了天祚的作战计划,天祚仓促回师,阿骨打以此取得护步达岗的胜利。
  耶律章奴派人去说服耶律淳,耶律淳权衡利弊,杀了游说的人,割下头向天祚请功。
  阿骨打班师会宁,令希尹仿汉字早女真文字。
  辽东京留守肖保先被高永昌所杀,高永昌僭号称帝。天祚震怒,萧奉先敦促派兵剿灭。肖乙薛认为还是“先礼后兵”自荐去游说高永昌,劝他取消帝号回归本朝,遭高永昌拒绝。这时辽朝出兵征讨,两家兵戎相见。
  高永昌想和阿骨打联合攻辽,阿骨打的条件是取消帝号称臣,可是高永昌不同意,这个刚健的渤海政权又不被金国所容。阿骨打以完颜斡鲁为都统兴兵南下,经过几次外交和军事上的较量,东京将领投降,高永昌及妻妾被俘短命皇帝终其一生。
  阿骨打占了东京,天祚派耶律淳为帅兵出沈州。金将斡鲁古迎敌,耶律淳首战取胜。后完颜娄室率大军增援,金兵大败耶律淳。辽军退守蒺藜山口待援。斡鲁古与耶律淳斗智斗勇,金兵攻破成州,耶律淳撤军遭袭大败而逃,斡鲁古乘势又连下辽八州。
  辽国兵败,宋国为收回燕云之地,派使臣出使金国欲联金攻宋缔结盟约,结果没有谈成。
  辽国内多起灾民造反,弄得天祚焦头烂额,只好派使者前往金国议和以作为缓兵之计。阿骨打将计就计暗暗地为进攻上京做准备。同时,阿骨打广施新政巩固了新生政权。
  四年后,女真文字终于问世,使这个蛮荒部落结束刻木记事,走向文明迈出了重要一步。
  辽封阿骨打为“东怀国”皇帝,让阿骨打止戈息战,再做其附庸遭拒,阿骨打没有放缓西进的步伐。大军逼近上京,天祚竟离开上京打猎,为了避免战,后宫嫔妃随后也赶到秋山。稍事安定肖奉先兄妹即密谋立储君之事。
  阿骨打攻打上京,宋使臣又来到金营,再议宋金结盟之事,为了显示金国的实力,阿骨打邀宋国使臣观战。阿骨打用计攻陷了上京,恩威并用守将肖兀纳、卢彦伦投降。肖兀纳仍为上京留守。在金兵节节胜利的形势下,宋金正式缔结盟约——史称“宋金海上之盟”。
  阿骨打率趁势西征,被增援的辽将耶律余睹抓住战机败金兵于沃黑河,阿骨打遂班师会宁。
  回到会宁,他采纳撒改的移民泰州发展农业,转渔猎为农耕的稳定后方建议。
  辽朝争夺储君位的矛盾白热化。元妃等人设计陷害晋王、文妃等人,结果挞褐里、驸马肖昱全家被杀,天祚赐死文妃;晋王勉强保住了性命。余睹逃到上京被肖兀纳扣押,肖兀纳想拿余睹做回归辽朝的见面礼。不想押解途中被卢彦伦救走,后卢彦伦和耶律余睹兵攻上京讨伐肖兀纳,肖兀纳不敌二将遂自刎身亡,上京再度归金。
  撒改病逝,耶律余睹来到会宁,阿骨打把余睹当做天祚送给他的一份厚礼,待以上宾。
  阿骨打出征前,正逢重五。他按女真习俗,行拜天之礼,娱射柳蹴鞠之戏。适逢雨季,战事做罢。翌年春,阿骨打再度出师。金兵轻取高、恩、回纥三城,中京留守迪六弃城,金都统完颜杲兵不血刃占领了中京。
  大辽已失三京。狩猎到了燕京的天祚帝听说中京失守,急忙率群臣逃亡西京大同府。
  宋国出兵,大将杨可世率兵攻打南京,耶律大石、肖干率兵分头迎敌,结果击退了宋兵。
  金将银术可追赶天祚到了鸳鸯泊,肖奉先不顾国事,仍想杀害晋王,说杀了晋王金兵自退,昏庸的天祚竟又赐死了晋王,可是金兵仍穷追不舍。
  此时,南京又生变故,李处温谋立新主——耶律淳,在众人的呼声中,耶律淳半推半就当了皇帝。
  逃往的天祚终于醒悟了肖奉先欺君误国。于是决心处死他,奈于元妃求情被迫流放,后被金兵俘获解往会宁,在押解途中有被辽兵所救,最后被天祚处死,结束了罪恶一生。
  在金兵的追赶下,天祚逃到了西京大同府,疑怕金兵围困,又离开了西京进入夹山。金兵攻到西京,留守肖查剌降。
  天祚遁入夹山后,召集部族军,并采纳了耶律马哥的建议,训练人马掘山采金以图再起。
  占据西京的完颜杲,决定扫清夹山外围再攻夹山。金兵连续攻下丰州、天德、云内等州。
  面对窃据燕京的耶律淳,远遁夹山的天祚,阿骨打决心在有生之年捉住他们,于是他决定亲临前线。
  在南京僭号称帝的耶律淳忧郁而死,其妻肖德妃主政,即肖太后。她再一次击败刘延庆率领的宋军,暂时稳定了局势。金兵压境,在国势危机时刻,李处温欲留后路私通宋金,阴谋败露后,被肖太后处死。
  面对咄咄逼人的金兵,肖干主张迎立秦王为帝,与天祚联合抗金,肖太后也赞同了这个意见,天祚也同意送秦王入燕的要求。结果,秦王在去南京的中途受阻而回。
  天祚前往大鱼泊,准备联络西北诸道军马和部族军,遭金兵追杀险些捉,最后又转回夹山。
  阿骨打第一次感身体不适,在鸳鸯泊他才忙里偷闲看看这里的美景,回御帐他又同希尹、婆炉火议治国之道。
  宗干兵马回师南京,攻下归化州,奉圣州降。金兵乘机向居庸关发起进攻。耶律大石在居庸关顽强抵抗,金兵遭到惨败。耶律大石在得知得胜口失守的情况下,放弃居庸关回防南京。
  阿骨打即将兵临城下,肖太后准备拼死一战,在耶律大石的规劝下决定弃南京转走夹山。肖干看透天祚不能容而执意不去,带自己的人马回到故土箭笴山,后称帝被部下所杀。肖太后和耶律大石到了夹山,肖太后终不被天祚所容命丧刀下。
  南京归金,余党张觉,在平州伪降图谋起事。
  宋国向金索要燕云之地,遭到阿骨打拒绝。宋再次索要,阿骨打不但增了加银两,还将南京得能工巧匠迁移民会宁,给宋国留的是一座空城。
  平州节度使张觉,派人途中杀了监护移民的左企弓等人,准备回归辽朝。
  阿骨打在军中第二次晕倒。
  金天辅七年、宋宣和五年四月金交蓟州等六州与宋。
  天祚在夹山积聚兵马,准备收复失地再兴祖业,耶律大石苦谏而不从勉强出兵,结果,在奉圣州因粮草不继大石被俘,后来大石离开金营又回夹山。
  天祚兵出应州,金兵袭辽老营青冢,太子、公主等被俘。此一战,阿骨打并意外地得到传国玉玺。
  守锦州的完颜闍母在斡鲁古的增援下打败了张觉,张觉兵败投南京。宋朝守将王安中怕因藏匿反叛而违反盟约 ,于是杀了张觉想平息两国的裂痕。
  大石回到夹山,他再度对天祚失去了信心,月夜杀死拦阻的肖乙薛,率亲信去了漠北,去开辟自己的新天地。
  阿骨打病情加重,在大臣的强烈要求下,扶病返回都城会宁,在回家的路上,病逝于宁江州部堵泺以西的行宫,走完叱咤风云的一生,享年56岁。
  完颜吴乞买继承帝位,去完成他未竟的事业。

  目录
  001 一 怒杀银牌天使
  006 二 涞流水誓师
  011 三 初战扎之水
  015 四 兵伐宁江州
  020 五 奉旨出征
  026 六 大战出河店
  029 七 设宴犒三军
  035 八 会宁登基
  043 九 辽宋使赴金
  048 十 兵进祥州
  054 十一 血战黄龙府
  058 十二 萧府密谋
  063 十三 密谋废昏主
  067 十四 雪落护步达岗
  072 十五 血溅留守府
  078 十六 渤海皇帝梦
  083 十七 出兵辽阳府
  089 十八 梦断东京城
  095 十九 请命东征
  103 二十 蒺藜山失守
  110 二十一 天祚走西京
  118 二十二 计取上京城
  127 二十三 金宋联盟
  136 二十四 上京喋血
  146 二十五 拜天射柳宴群臣
  150 二十六 兵不血刃占中京
  155 二十七 耶律淳南京称帝
  162 二十八 萧奉先误国终有报
  171 二十九 远播夹山
  180 三十 怒杀李处温
  189 三十一 驾幸鸳鸯泊
  196三十二 南京道金兵取三城
  203三十三 萧太后命殒夹山
  212三十四 四公栗林遇害
  222三十五 辽眷属青塚被俘
  229三十六 阿骨打意外得玉玺
  232三十七 耶律大石出走夹山
  239三十八 阿骨打英灵归天


  诗曰: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
  沧海桑田,山河依旧。
  那曾经岁月烽烟起,
  一代豪杰,金戈铁马写春秋。

  一 怒杀银牌天使

  话说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古老的民族在中国东北大地迅速崛起。这个民族勤劳勇敢,以捕鱼狩猎为生。它就是三千多年前肃慎族后裔中的一支——黑水靺鞨,后人称之谓女真。生活其南部的女真在唐代曾创建了渤海国,该国传十五世历时二百二十九年,后为辽国所灭,其领土划归辽国版图,子民成为在册的辽籍女真,史称“熟女真”;生活其北部广袤大地上的女真,受辽国管辖但不在辽国户籍而相对独立的一支,史称“生女真”。
  辽朝为了控制生女真,采取了“以夷制夷”的政策,在劾里钵做完颜部酋长时便加封为节度使,掌管女真部族事务。岂知,女真的历代酋长对辽朝统治者一直阳奉阴违,耿耿于怀。
  生女真有大大小小几十个部落,除完颜部外,还有统门、蒲察、乌骨伦、纥石烈等部。在几十年的兼并战争中完颜部逐渐强盛起来,传至阿骨打做酋长时各部统一,这为大金国的建立做好了铺垫,也为辽朝的灭亡埋下了伏笔。

  在按出虎水河畔有一城名曰会宁,它是女真人政治、经济中心。城东是一望无际的马纪岭,大山绵延起伏森林茂密直至东海。那里是獐狍野鹿的天堂,亦是女真人的天然猎场。
  在那群山密林中还生活一种神奇的鹰——天空霸主“海东青”。它不管严寒酷暑,还是暴雨狂风,都勇敢地搏击在呼啸的林海之上,穿梭于闪电怒涛之间;它仰视苍穹,俯瞰大地,海东青——被女真人奉为“万鹰之神”。
  在千山万壑之中,茫茫草原之上;纵横交错的江河之滨,星罗棋布的泡沼湖畔,这广阔的大地上分布着个大大小小上千个村寨,女真人世代在这里生息繁衍。尽管这里山川秀美物产丰富,可女真的生活却举步维艰,这一切都源于辽朝对女真人的残暴统治。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唐朝末年,草原上契丹人兴起,耶律阿保机袭夷离堇后建立了大辽帝国。大辽雄踞朔漠称霸北方,统治压榨女真长达百年之久。辽朝的残酷和凌辱激起了女真人不断地反抗。传至天祚继位时,这位辽国的第九代皇帝坐的不是安稳的龙椅而是一座岩浆涌动的火山。
  辽天祚帝,姓耶律名延禧,字延宁,小字阿果,道宗耶律洪基之孙。因道宗子耶律浚未即位即遭馋杀,故道宗卒皇孙延禧奉遗诏即位,尊号天祚。
  天祚体态修长,圆脸大耳,斜眉横目,矮鼻梁八字胡,面容清瘦。善骑射,好畋猎。

  时间回溯到辽天庆四年九月,深秋的寒霜染红了满山的枫叶,山野杂草逐渐枯
  黄。乳峰山下的乌尔寨村,木栅栏将泥草房分割成一个个大小不等的院落。
  一日,天空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在村头的开阔地上聚集一群衣着褴褛的女真村
  民,有些人不时地在窃窃私语,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
  在人群的对面坐着一位手握腰刀身佩银牌的辽朝索鹰人,即所谓的“银牌天使”。银牌天使翘着二郎腿,神态傲慢地坐在木凳上。他头戴圆口紫色绒毡帽,肩搭银白狐狸尾。双耳垂环,长一对三角眼,尖嘴巴,唇上一抹黒胡。几名护兵,手握腰刀侍立左右。
  这时,百夫长和两名辽兵押着一个衣着褴褛,一条腿绑着绷带一瘸一拐的献鹰人走了过来,顿时全场肃然。百夫长毕恭毕敬地禀报道:“天使大人,人抓来了。”一名满脸横肉的辽兵用力一推,吼道:“跪下!”被抓来的瘦弱献鹰人跪在银牌天使面前,百夫长退后了几步。银牌天使站起身来,恶狠狠地问道:“你没如期上交海东青,可知罪吗?”献鹰人手摸伤腿一脸悲苦地回答道:“小人知罪”。银牌天使一声奸笑:“知罪就好,来人!”话音刚落,辽兵持杖来到献鹰人面前,献鹰人苦苦哀求:“大人,小人,小人为捉雏鹰登山攀崖险些丧命,看看小人的腿都摔折了。”银牌天使阴阳怪气:“哼,没按期交鹰,说什么都没用,给我打!”辽兵乱棒雨点般地打下,献鹰人声声惨叫,摄人心魄。银牌天使眼望人群,手指被的打献鹰人吼道:“看到没有?这就是违抗圣命的下场!”
  这时,人群一阵骚动。突然,一个年轻女子冲了出来,跪在银牌天使面前,哭道:“天使大人,你就饶了他吧,为了捉鹰雏他的腿摔断至今未愈呀,大人!”银牌天使眯起色眼,凑到到女子面前,问道“他是你什么人?”女子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回大人,他是小女子的丈夫。”银牌天使手摸嘴巴,嗯了一声:“起来吧。”“小女子不敢!”年轻女子嗫嚅道。这时,银牌天使面带奸笑语气柔和许多,说道:“本官让你起来,有何不敢?” 女子慢慢地站了起来,银牌天使又近前一步,眯起眼睛端详着,嘴里蹦出一句:“小娘子模样长得不错,真是鸡窝里的凤凰,深山里的灵芝啊,好吧,看在娘子的面上本官就饶了他。”女子作揖满怀感激地说道:“那就多谢大人啦,多谢大人啦!”银牌天使色眼眯眯,一个劲地盯着女子,女子羞愧地低下了头。银牌天使得意地说:“放了他可以,不过——可有个条件。”女子赶紧问:“大人,只要饶了他,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银牌天使双手一合说道:“那好啊,本官现在就放了他,条件嘛——”小女子急不可耐:“大人,什么条件?”银牌天使声音低缓:“就是今天晚上为本官荐枕。”女子抬头惊诧地用手一指:“你——你!”银牌天使哈哈大笑:“能陪本官睡觉可是你的福分啊!”
  银牌天使近前去摸女子脸蛋,女子吓得后退,银牌天使步步紧逼不放,就在这时,天空一道闪电沉雷炸响,女真酋长完颜阿骨打,在其五弟完颜斜也的陪同下率亲兵侍卫虎步而入。
  阿骨打——这位大辽朝的掘墓人,是景祖乌古乃之孙,世祖劾里钵次子,康宗乌雅束之弟 。他身材魁梧,八尺有余,他头戴一顶白色旧毡帽,白面髭须,目似铜铃,阔面方口。身着一件绛黄色旧布袏衽短袄,脚蹬一双薄底兽皮靴,手握腰刀来到银牌天使面前,大声怒斥:“大胆狂徒,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草菅人命,侮辱妇女!”这个不知好歹的银牌天使,见到阿骨打脸一仰,傲慢地说道:“啊——原来是阿骨打酋长。”斜也怒不可遏:“既然知道是酋长,为何不拜!”银牌天使听罢,哈哈大笑:“本官乃朝廷命官,堂堂银牌天使,为何给一个蛮荒部落酋长下拜?”斜也向前一步,用刀一指厉声道:“好一个堂堂的银牌天使,你可知道这是在谁家的地盘上!”银牌天使眼一眯:“诶呀,好大的口气,本官也告诉你,可要知道这是谁家的天下!”斜也义愤填膺步步近逼,用刀上指天下指地然后指指银牌天使的鼻尖:“狗官你听着,这天是女真的天,地是女真的地,连你喘进的气都是我们女真的!你说是谁家的天下?今天你不拜酋长,我就让你去拜阎王!你听清楚了吗?”银牌天使大惊失色步步后退吼道:“你——你是何人?”
  “我乃酋长之五弟完颜斜也!”银牌天使一看对方来势汹汹,又壮着胆子大声呵斥道:“完颜斜也,你想造反不成?”“你说得一点都不错!”斜也痛斥道,“我女真人世代做大辽朝的附庸,服徭役送粮钱,献鹰荐枕苦不堪言!我今天告诉你就是要造反,先拿你这个禽兽开刀!”银牌天使吓得大步后退,亲兵见状拔刀出鞘。阿骨打大声道:“给我拿下!” 侍卫哗地拔出腰刀,将银牌天使围住,辽兵亦用刀直指对方。
  女子趁机拉起丈夫,搀入人群之中。恰在这时,一道闪电炸开乌云雷声响彻环
  宇,女真人群情激奋吼声与雷声交织在一起:“杀死他们!杀死这帮畜生!” 雷声中,杲挥刀便砍侍卫蜂拥而上,辽兵举刀来迎混战在一起。银牌天使寡不敌众,在一片喊杀声中,几名辽护兵全部被杀,银牌天使被斜也打翻在地脚踏前胸,他哀求道:“勃堇饶命,东北司节度使萧兀纳是——是我的干爹。”斜也怒不可遏:“我饶了你,对不起苍天大地,对不起女真百姓,今天就要你这个干儿子的狗命!”又一声沉雷,杲用力一踏,银牌天使瞪大双眼吐血气绝而亡。
  说来也怪,沉雷过后未雨天晴,众皆欢呼:“杀得好,杀得好,为我女真出气了,女真人见晴天了!”
  阿骨打吩咐士兵,把这几个畜生拖了出去,侍卫将几具尸体仍进山野沟壑里
  草草埋掉。
  乡亲把献鹰男子抬回家中,放在在炕上,献鹰人呻吟不止,有的给他拿来家存的医治外伤的草药粉末为其涂撒伤口,有的送来米为其煮粥 。阿骨打又来到他家,给些银两,女子千恩万谢。阿骨打与完颜杲离开了村寨,匆匆返回了会宁。
  坐落在按出虎水河畔的会宁还称不上是城,当时连夯筑的土墙也没有,只以木
  栅栏为“墙”。阿骨打回到毡帐,立即命其长子宗干召撒等人前来议事。
  阿骨打的毡帐面对着群山,山峰隐隐烟雾缭绕。他眼望远出思绪万千,想到一年前在“头鱼宴”上忤逆了天祚,今天又杀了催鹰索命的银牌天使,天祚岂肯善罢甘休,必以重兵血洗女真,形势万分危急。此刻他心坚如铁,决意先发制人举兵反辽,但必须得到众勃堇的支持。
  勃堇,为女真语即长官之意,各路兵马首领分为“猛安”“谋克”统称谓勃堇。
  猛安、谋克,女真初起时,其部落长曰勃堇。猛安者,千夫长也;谋克者,百夫长也。猛安、谋克是金代女真族的军事和社会组织。
  阿骨打不知撒改等人的态度如何,故召之商议此事。这时,撒改第一个来到了毡帐。
  再说撒改,他与阿骨打同为景祖乌骨乃之孙,撒改父劾者乌古乃之长子,阿骨打父劾里钵乌古乃之次子。从血缘关系上论,撒改和阿骨打乃叔伯兄弟,他比阿骨打只小一岁。
  此人身材不高,圆形脸,短胡须,浓眉毛,大眼睛,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他多谋善断精明过人,在统一部落的战争中是阿骨打的左膀右臂,在处理对辽朝关系上,是阿骨打重要谋士,尊为“国相”。
  女真未立国,为何尊他为“国相”呢?这还要从景祖传位说起。景祖乌古乃有九子,原配唐括氏生五子,依次是:劾者、劾里钵、劾孙、颇剌淑、盈歌。景祖死后,将酋长之位越过劾者传给劾里钵,劾里钵死后越过劾孙传位给颇剌淑,颇剌淑死后传位给盈歌,盈歌死后传位给其侄——劾里钵长子阿骨打之兄乌雅束,即康宗。康宗念伯父劾者之子不得立,遂尊弟撒改为 “国相”,以示敬重。
  撒改进了毡帐,阿骨打一言未发,故意显得心事重重,示之以坐。撒改坐,说道:“如此之大事,酋长不说弟已知矣。”阿骨打叹道:“斜也杀了银牌天使,简直是触犯了天条,天祚一定兴兵问罪,一旦大军压境我女真可要灭族啊!” 撒改道:“事态如此严重酋长何意?”阿骨打道:“ 我女真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谢罪,二是起兵,除此之外别无他路。可我人马不足三千,如何抵挡百万残暴之师?”撒改手拍案几说道:“只有举旗叛辽讨伐昏君,言何谢罪?”
  这时,完颜希尹进帐,应声说道:“说得好!以酋长之英武,以女真人之不屈
  岂能向昏君谢罪?昔陈涉起义时手下只有九百人,皆为穷苦平民,手握锄杈木棍反抗暴秦,不照样攻城略地吗?况我女真子弟英勇善战以一当十,何惧辽朝蝼蚁之师,只有举兵反辽,别无他路可走!”
  再说希尹亦完颜部人,全称完颜希尹,又名谷神,乃完颜欢都之子,从辈分论应是阿骨打和撒改之族叔。此人身材魁梧高大,细眼长眉略带髭须,他精通契丹文和汉文,有勇有谋是阿骨打的心腹之人。
  阿骨打听罢二人之言心中大喜,说道:“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撒改道:“既然酋长决议反辽,就应立即召集各路兵马提前举事,不宜迟也!” 这时,阿离合懑、习不失与蒲家奴俱到。阿骨打说了决定举兵反辽一事,三人亦极力赞同。阿骨打闻言,拳头重重地砸下案几,震得毡帐内轰然作响,坚定地说道:“传我的命令,从今日起,我女真脱离辽邦,命边界守将封锁鹰路加强戒备,不准辽朝官员擅自进入,违者格杀勿论!”就这重重的一拳,阿骨打为辽朝的灭亡敲响了丧钟。
  再说阿离合懑,乌古乃八子,阿骨打的拥戴者,论辈分乃为叔父,完颜部的核心人物;习不失,乌古出之次子,亦阿骨打之叔,在阿骨打的统一各部战争中,他屡建功勋,是阿骨打的得力助手;叔兄蒲家奴,乃劾孙之子也。
  第二天,各路勃堇齐聚阿骨打毡帐内,阿骨打告之诸位,完颜杲杀了银牌天使,并决定举兵反辽。众勃堇听罢,群情激奋,把多年的积怨一并释放出来,齐声高呼:“推翻辽朝吾等追随酋长左右,为女真人脱离苦海,吾等愿赴汤蹈火!酋长下令吧!”阿骨打扫视众人,声若洪钟:“各路勃堇整饬兵马,九月初一到涞流水聚齐!”
  正是:女真酋长军令下,松漠大地起烽烟。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篇。

  

作者:李成略  回复时间:2017-11-08 21:02:51
  司马、耶律、完颜。
  司马炎、耶律阿保机、完颜阿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