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周易算命免费 2018-01-14 10:39:52 的文章

公司起名我勒个天哪,真不错(转载)

  从家喻户晓的小偷地痞流氓到亿万富豪的华丽蜕变

  李小建,山西省长子县丹朱镇庆丰村人,小学4年级还没有念完,就开始流窜到长子县城四街上和社会上偷钱包,从小就练就了一身贼功夫,火眼真睛天天瞄的就是别人的口袋,想的就是把别人的钱如何弄到自己的口袋,是长子县人人皆知的贼骨头,从小就是靠偷来过生活,养活老婆孩的和混社会,他有两个孩的,老大通过花钱买到广播局上班,给李百锁开车,老二叫二猪,跟着李小建从小学偷钱和混社会打架。其弟李小奋,正式名叫李建忠,两个孩的,一个叫贝贝,因与仇家东街八狗家孩的在长子县城大街上火并,公然聚众开枪,被县公安局抓获,后花大钱从公检法中买通判了缓刑,另一个孩的叫乐乐,因大量吸毒已经死亡,死的时候还不到18岁。还有一个兄弟叫李胖孩,因命案长期在外逃亡,不敢回家。李小建和李小奋弟兄俩如今是长子县名副其实的黑社会老大,长期供养的一群社会小杂混,这些人都是一些社会渣滓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大概有30多人不等,李小建利用他们在社会上吓唬老百姓,打打杀杀,强揽建筑市场工程,无恶不作,长子的老百姓一提到庆丰村这弟兄俩,都心存惧怕,不敢招惹。李小建、李小奋这对黑社会兄弟干的行业有开设赌场,开大堡头歌城,大堡头歌城光发生命案就3起,李小建、李小奋兄弟摆平了公安,至今也没事,在社会上放高利贷,强买强卖土地,收保护费,吸毒贩毒,庆丰村是全县有名的吸毒村,源头就是李小建这弟兄俩,就是拜这弟兄俩所赐,李小建自从当上庆丰村长后,还成立有自己的建筑队,强揽长子的建筑市场以及工程的上土、上料等,庆丰村李小建这个黑社会家族势力头目的恶行,长子的老百姓有目共睹,但都害怕其淫威,无人敢说,更无人敢惹。

  李小建和李小奋早年给庆丰大队盖的办公楼,丹朱街修通后,弟兄俩就一门心思想着开发了这块地盖成单元楼来赚大钱,但当时村长还不是李小建,还不能随心所欲。于是李小建就使用卑鄙手段,引诱庆丰村长高培松吸毒,并花钱供高吸,高培松被李小建下了套,被举报到纪检委查住,自行下了台。庆丰村没有村长后,在重新选举村长时,李小建利用黑恶势力迫使竟选人被迫退出,开选当天,李小建还利用其手下养的50余名黑社会小杂混围堵选举现场,看住村民填写选票,最后李小建如愿以偿当上村长,李小建就此利用家族黑势力当上了庆丰村的村主任,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李小建当上村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拆倒了07年村委才建的办公楼,自己组织工程队建起了商品房和门市房对外卖钱,对外名义上是集体卖了,实际上是李小建在卖,谁想买哪一单元哪一层,都是只有找李小建才能定了,他老婆和孩的管收房款,庆丰村和社会上在此买房的谁敢说房钱不是交到他老婆手上了。与此同时,李小建还在村委办公楼西以不到20万的价格从村集体非法购回土地10多亩,这块地原是县办企业制订厂,本属于庆丰村的土地,早在前任村长高培雄手就以村委名誉要回了这块土地,当时这块土地市场价一亩地就能卖130万元,而李小建想霸占这块土地,就利用手中权利,一个人说了算,只以区区5万元一亩的价格就从庆丰村集体强买到自己手中,盖成了商品房对外卖钱,这块地至今没有任何土地手续。为此出现了村委盖的楼房与李小建开发的楼房,在村委的统一指挥下,同用李小建的工程队,同时开工,李小建连面带汤全吞下,就开发村委办公楼地这一项工程李小建净赚了8000多万元。李小建为了笼拢庆丰村一干村民,耍的一箭三雕,在开工的同时,高工资顾用了一批庆丰村上一批刁民,让他们看场地,收料,打杂,为了堵住庆丰老百姓的嘴,耍的障眼法,对外说临街单元楼东边一层门市是集体的,而西边的门市却成了李小建个人的,连物业都是李小建自己家的,李小建家的水电暖没有掏过一分钱,都是让在这住的人给他摊,谁敢有怨言,李小建就用养的小混混随意吓唬和谩骂。李小建在村委办公楼地面上盖的单元楼,他的两孩的、兄弟李小奋和他父母共八套房没有向村委出过一分钱,李小建用自己的工程队拆新建新,反复套取庆丰村集体工程款,自己又以极低价非法强买村集体土地,违法建成单元楼对外卖钱,使村集体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李小建光这一项从中就赚了8000多万。

  在这以后,李小建的钱量大了,贪欲也越来越大了,胆量也更是越来越大了,在土地局和有关部门的包庇纵容下,随心所欲占用了庆丰村100多亩大片大片的土地,自己组织工程队建成了大量大量的小产权单元房对外卖钱,庆丰村学校单元楼李小建净赚了1500万,慈林路两层门市房李小建净赚了2300万,长临路南幸福池两层门市房李小建净赚了4000万,长临路北庆丰新村9栋单元楼李小建净赚了1.3亿,其中临街门市红楼还是李小建个人的。这些李小建强占的庆丰村土地建成的单元楼都没有任何手续,县里有关部门不闻不问,还有的收其钱财为李小建当保护伞,李小建违法占用庆丰村集体土地盖单元楼自己赚钱的违法行为,已构成严重犯罪。更可气的是,李小建在长临路北盖的庆丰新村单元楼,没有任何土地城建手续,更谈不上五证,是实实在在的小产权房,李小建在向庆丰村民和社会上在此买房户已收取房款的情况下,竞然敢名目张胆出告示,说这是大产权房,每平米加收500元不等的房款,买房户不加交房款就不给交房,李小建你真是想赚钱想疯了,什么屁也敢放,什么钱也敢向老百姓收,捏家的钱还少吗?你全家的良心让狗吃了!!你现在有种办上个大产权房产证,你有胆量站出来敢不敢向老百姓回应回应。实际情况是李小建盖的房没手续,建筑税也没交,让税务部门查住补交了税款,李小建不甘心少赚了钱,就欺骗老百姓是大产权房,想着法儿的从老百姓身上启钱。李小建你的良心也太黑了吧!你家的钱都是上亿的天文数字了,数都数不过来了,还有这个

  脸来老百姓身上要钱,况且这个钱也是让老百姓替你出?你真是个天生的贼骨头呀!!

  李小建还利用县政府让村委修路的机会,让村民分段包街巷硬化修路,把工程价压的很低,县政府下拨的修路款,李小建从中抽取30%。李小建为了扩大自己的黑社会势力,网络了庆丰村一大批刑满释放人员,给他们发钱,收拢他们,充当李小建的看门狗和打手,好帮着李小建赚钱。庆丰村狗旦刑满释放后,要土地与工程,李小建一次给了狗旦15万元,要狗旦帮他看工地,每个月给狗旦工资1万元,还给了庆丰白孩5万元,庆丰村其他的刑满释放人员李小建都不同程度地发的有钱和包的有工程,李小建在庆丰村轻轻松松地赚了1000多万的修路工程款。
  山西省长子县丹朱镇镇党委书记王慧刚庆丰村选举作弊,为什么当李小建的保护伞,庆丰村选举前几天李小建在党员会上说庆丰村委账上还有200万元。据镇政府有人说:镇政府王慧刚借庆丰村600万元,所以说李小建胆大包天为所欲为,因为镇政府没有一人监督庆丰选举的作弊行为。
  山西省长子县丹朱镇庆丰村,2017年12月3日换届选举,让村民填写选票后让当场回家,不当众对村民公布选举结果。不当场公布村民计票结果。而是把选票箱送到见不得人的地方,去偷梁换柱,后再宣布结果。请问丹朱镇政府你们就是这样监督的?庆丰村民没有民主权利,这是严重破坏选举法。
  选举村民委员会成员是谁?选举法规定候选人选举前演讲,演讲了吗?选举法规定投票后当场唱票。你们唱票了吗?票箱拿到哪里去了?选举法规定唱票后应当场宣布选举结果。投票后让村民立刻回家?你们要干什么?投票期间给老百姓发白面,你们是贿赂老百姓吗?选举法规定必须设立秘密写票间(处)。你们这是什么选举现场?吓唬老百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