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在线算命 2017-10-13 08:52:48 的文章

婴儿起名敬请司法界公正评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践踏法律践踏依法治国国策的判决书

  
  
  
  
  
  
  
  
  申诉状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徐美娟,女,1966年生,汉族,身份证号码:352224196609110025,居住地:福鼎市富民路133号,联系电话:18950563087,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福鼎市公安局,住所地:福鼎市太姥大道380号,法定代表人:黄经禄,职务:局长。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宁德市公安局,住所
  地:宁德市蕉城区蕉城南路67号,法定代表人:郑雷声,职务:局长。
  第三人(一审第三人、二审第三人):肖立眀,男,1973年2月1日出生,汉族,住所地:山东省潍坊市寿光市古城街道杨庄村175号,身份证号码:370723197302011919.
  申诉人徐美娟因不服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21日作出的(2016)闽09行终97号行政判决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之规定,特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
  一、申诉请求
  1.请求撤销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9行终字97号行政判决书。
  2.撤销福安市人民法院(2015)安行初字第108号行政判决
  3.撤销福鼎市公安局(鼎公(桐城)行终止决字[2015]00001号)终止案件调查决定
  4. 撤销宁德市公安局宁公复字(2015)10 号行政复议决定
  二、申诉事由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确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判决、裁定不停止执行”之规定,特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
  事实与理由
  一、符合《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之规定。事实如下:
  (一).第三人肖立眀威胁原告犯罪事实清楚、后果严重。于2015年6月18日陌生者第三人打着“你好徐美凤表妹”“你好美娟”如此准确、一字不差的户籍信息请求加原告微信,第三人与原告素不相识(见证据B5),能掌握如此准确、一字不差并属保密的户籍信息不是常人能为的,加后,第三人当即直入原告实名举报交警敛财事件话题,自6月18日至8月3日全程谈话只围绕举报进行软硬兼施的交谈,并深知交警内幕,软的是进行劝说并加以利诱以图阻止原告的举报,硬的是进行威胁,威胁语言如下:18日“就是放心不下你”“他们会报复你吗”“真的为你担心”、6月20日“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要是你有背景,他们早为你解决了”、6月26日“告诉你个不好消息”“老婆让我负责你山东段的安全费用”6月28日“我们各负其责”“你的安全是我的第一责任”“事多了没好处”“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别忘了你在和谁争理”“你的处景很危险”“要千万注意了”6月29日“你的通讯信息及你的行迹,他们了如指掌”、7月1日“永远在你背后”,在7月1日的手机通话中原告表示同意有条件停止举报,要求第三人将此意见转告交警方,他明确回答“行”,在7月15日手机通话中,原告告之已报警劝其自首并表述有感受到危险的存在,肖立眀提醒原告那种种危险迹象还是他提醒原告的(不是局中人怎知局中事?!),以上在录音中清晰可听,足以证明第三人是受交警公安的委派对原告实施威胁!在原告上传了《中纪委、监察部关于保护检举、控告人的规定》及《受案回执》(见证据A5)之后,第三人明知犯法仍执着此事。以上情况在原告提交给福鼎市公安局、宁德市公安局、福安市人民法院的证据光盘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听到,在一审、二审原告也做了详细的陈述。由于此犯罪没有得到惩处,原告至今无法再上中纪委追举报结果,致使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 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第三人的行为已完全符合构成寻衅滋事罪。
  (二).福鼎市、宁德市公安局徇私枉法。户籍信息存于公安系统且是属保密的,“你好徐美凤表妹”,原告网上公开实名举报内容内没有此相关信息,这则准确无误、一字不差的户籍信息来自何处?第三人与原告素不相识,为何又何以获得此信息?此是判断第三人加原告微信的目的与动机!8月7日在桐城派出所第三人因无法解释“你好徐美凤表妹”这则准确无误、一字不差的户籍信息来源被派出所作出“由第三人用人单位负责人暂时担保回去候审”的决定,可这一办案过程在福鼎市公安局的卷内文件中却没有记载,在询问记录中也没记录!据了解福鼎恒润农业园负责人并没接收到此任务,福鼎市公安局明知其有罪立了案追查到了事实却终止了调查,让犯罪分子从公安局溜走、逃避了法律制裁!一审时,第三人向法庭提交了满纸谎言的辩护意见:“首先,我根本不认识 徐美娟,我是通过微信无意中(与证据A5、B5矛盾)加上的原告与之聊天,在聊天过程中得知她想举报宁德交警支队,我因一时的好奇而说了些大话,其根本目的是想劝解徐美娟,对其并无威胁、伤害之意。其次,我并不是福鼎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受宁德市交警支队的委派 ,我与福鼎市公安局、宁德市交警支队无任何关系。最后,我只是一位农民,世辈在家里以务农为生 ,闲暇之时上网聊天。该事情发生之前 从未去过福建省(与证据B5矛盾),在当地也没有亲戚、朋友,桐城派出所传唤我去了解情况是第一次去当地,也是第一次见到徐美娟”,当时福鼎市公安局办案警察江天秋也在庭,对此谎言也没有给予戳穿。以上表明福鼎市公安局在帮助第三人隐瞒证据、隐瞒犯罪,明知其有罪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宁德市公安局面对如此"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的”的行政行为不但不撤销也徇私枉法做出维持福鼎市公安局终止案件调查决定。
  (三).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徇私枉法,没有按《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七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应当对原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和被诉行政行为进行全面审查”规定进行审理。
  1.二审法院审查行政案件的范围应当包括两方面内容:(1)二审法院审理行政案件,既要对原审法院的裁判是否合法进行审查,又要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2)二审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不受上诉范围的限制。
  二审庭审调查阶段审判长只给予确认如下两个问题:
  审:上诉人,第三人的行为对你有造成危害吗?
  上诉人 :有,肖立眀的威胁让我心里产生了害怕,至今不敢上中纪委追要举报结果。
  审:福鼎市公安局,上诉人诉状里陈述的第三人威胁语言在上诉人提交给你们的微信记录证据里有看到吗?
  福鼎市公安局:有。
  而其它关系案情需要进行确认的却没给予确认,如:(1)上诉人提交的与肖立眀的手机通话录音以证明肖立眀与交警的关系(2)上诉人给肖立眀上传了《中纪委、监察部关于保护检举、控告人的规定》及《受案回执》,肖立眀明知是犯法却仍然为之(3)福鼎市公安局追问肖立眀“你好徐美凤表妹” 这则户籍信息来源的办案过程在卷内文件中没有记载,在询问记录中也没记录,这细节是判断第三人联系原告的目的、动机及福鼎市公安局徇私枉法的关键证据(4)作为案件的当事人肖立眀在无正当理由情况下拒不到庭参加庭审、提交了满纸谎言于其不利的辩护意见并刻意回避法庭,这显然不是正常人所能为的,且落款笔迹与指纹跟证据B5上面的存在着明显差异,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 “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训诫、责令具结悔过或者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十五日以下的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二)伪造、隐藏、毁灭证据或者提供虚假证明材料,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之规定,二审庭审时上诉人提出对第三人的一审庭辩意见进行笔迹与指纹鉴定的申请,此合法申请中级人民法院却不予采纳并在判决书中也不予说明理由。
  法庭调查是庭审的重心,法庭调查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庭审的质量。以上几点关系案情公正、客观的审理,上诉人在上诉状及庭辩意见中都有陈述,而福安市人民法院及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法庭审理阶段均没有跟进调查、法院判决书中也只字不提,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第三人无犯罪事实维持原判的枉法判决。
  二、符合《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五)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之规定。事实如下:
  (一).审判长缪义临时更易为赖昌铅开庭时才告知,原本8点30分开庭却因宁德市公安局池必清代理人的迟到延时到9点才开庭、10点10分匆匆结束。
  (二)法庭辩论受限制:辩论阶段一开始上诉人向福鼎市公安局、宁德市公安局提问如下:1.第三人与原告素不相识、正如他庭辩意见所说的他在福鼎既无亲戚又无朋友,却能掌握“你好徐美凤表妹”如此准确、一字不差并属保密的户籍信息是常人能为的吗?2.8月7日在桐城派出所肖立眀因无法解释“你好徐美凤表妹”这则准确无误、一字不差的户籍信息来源被江天秋警官做出“由第三人用人单位负责人暂时担保回去候审”的决定,这一重要办案过程在福鼎市公安局的卷内文件中却没有记载,在询问记录中也没记录,为何?3.福鼎市恒润农业园负责人并没接收到此任务,此作何解释?4.肖立眀提交满纸谎言的庭辩意见你们为何没反应?俩被上诉人对以上问题均没给予回答,当上诉人要求俩被上诉人正面回答上述问题时却遭到审判长制止,制止理由是“你问他答,接着又是他问你答,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将无休止,会影响审理时间”, 并提示可以庭后以书面文字提交要问的问题,上诉人当即表示抗议并要求当庭享有充分的辩论权却遭受到审判长敲击法槌并加以法庭纪律警告。
  设立法庭辩论程序,法庭辩论是庭审的重心,其目的是通过辩论以确认事件的是非曲直、行为性质、责任划分。审判长此行为不合法,按程序规定审判长应当要求被上诉人回答与他们行政行为关联的问题以让法庭判断其行政行为是否合法性,法庭如此限制辩论其目的就是不想审清事实,违反了程序。
  (三)本案件8月9日立案审理,11月21日才做出终审判
  决,已超出3个月的审理期限,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八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应当在收到上诉状之日起三个月内作出终审判决。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高级人民法院批准,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延长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批准。”之规定
  三.符合《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八)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之规定。事实如下:
  二审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应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不受上诉范围的限制。
  (一).8月7日在桐城派出所第三人因无法解释“你好徐美凤表妹”这则准确无误、一字不差的户籍信息来源被派出所作出“由第三人用人单位负责人暂时担保回去候审”的决定,可这一重要办案过程在福鼎市公安局的卷内文件中却没有记载,在询问记录中也没记录!福鼎恒润农业园负责人并没接收到此任务,明知第三人有罪立了案追查到了事实却终止了调查,让犯罪分子从公安局溜走不受追诉!法庭对此原告指认的被告不合法行政行为不给予审查认定。
  (二)陌生者第三人以“你好徐美凤表妹”这则户籍信息刻意加原告微信(见证据A5),原告网上公开实名举报内容内没有此信息,法庭不但不调查反而做出“上诉人徐美娟在网上公开其实名举报内容,使得肖立眀足以获取与其聊天记录中的相关个人信息及动向”的袒护认定,作为法庭应当更清楚证实获取信息的来源是需要有证据的,请问证据何在?!
  (三)原告提交的证据A5里有原告与第三人的二段通话录音, 在7月1日的手机通话中原告表示同意有条件停止举报,要求第三人将此意见转告交警方,他明确回答“行”, 在7月15日手机通话中,原告告之已报警劝其自首并表述有感受到危险的存在,第三人提醒原告那种种危险迹象还是他提醒原告的(不是局中人怎知局中事?!),以上录音清晰可听,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第三人与交警之间的关系!而中级法院却视而不见作出“现有证据不足以判断原审第三人与交警之间具有关联性”的失实认定!
  (四)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九条 “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训诫、责令具结悔过或者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十五日以下的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二)伪造、隐藏、毁灭证据或者提供虚假证明材料,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之规定,二审庭审时上诉人提出对第三人的一审庭辩意见进行笔迹与指纹鉴定的申请,此合法申请中级人民法院却不予采纳并在判决书中也不予说明理由。
  综上所述,完全证实了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是徇私枉判,故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认为确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判决、裁定不停止执行”之规定,特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恳请贵院依法再审,查清事实真相,维护法律尊严,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此致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徐美娟
  2017年3月6日

  

作者:谍海枭雄2017  回复时间:2017-10-18 19:51:43
  相信政府会合理解决此事。
作者:装修风水  回复时间:2017-10-19 17:22:17
  @18950563087 2017-10-13 17:05:20
  究
  -----------------------------
  不算什么,到最高法都一样的啦,看我边上的真人真事就知道现在有良心的法官是碰不到几个了
  ——从江西余干一起掠夺公民宅基地案说起

  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全面依法治国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述,让国人看到了中国法制进步的希望,更让我这样曾经学习法律,并在基层司法部门工作过的人感受到法治中国的来临。但是近来自己接触的一起案件让我深深领会的法治中国还没有起步。
  案件并不复杂,我至始至终知情。情况大概如此:甲今年75岁,江西余干县人,早年因为工作变化来到江西铅山县定居生活。甲有同胞兄弟乙,1980年甲乙的父亲主持分家,将余干县的祖宅及院落共计200余平米平均分配给兄弟二人,乙家于2011年将祖宅拆除盖了占地100平米的新房,其余地基用于种菜及杂用。2015年初,余干县实施棚改拆迁工程,甲乙的地产属于征收之列,但是政府拆迁办人员未对拆迁地产权属做细致调查了解,没有认真核对被拆迁人的房产证和土地证,仅仅将该征收地块权利人确认为乙一家人。甲于2015年国庆期间回乡省亲发现此事,遂要求余干县政府改正,但是未得到回应,于是甲向江西省上饶市中级法院起诉,要求确认余干县政府未经自己同意即征收土地的行为非法。甲提交的证据包括家庭的户籍信息、从国土资源局调取的其父亲的土地证证明、从档案局调取的其父亲的家庭信息和工作履历、1980年兄弟分家原始协议、乙家的房产证复印件、家庭老照片、邻居证词以及兄弟乙的证词等等,用以证明被征收的土地存在其一半份额。案件受理后,法官到实地调取了证据,开庭过程中甚至主持甲和余干县政府出庭的代理人作出了初步调解方案,但是最后出来的《2015饶中行初字第31号行政裁定书》还是以一句“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因为房屋补偿、安置等问题发生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范围”为理由作出了驳回甲起诉的裁定。甲认为,一审的裁判很荒唐,因为自己连具体的补偿标准都不清楚,从来没有因为房屋补偿、安置等问题和余干县政府发生过争议,只是因为余干县政府征收了自己的地,又遗漏了自己是拆迁对象才将其告上法庭。于是甲把案件告到江西省高院。省高院的法官起初看来挺认真,还和甲的家属通了两次电话,表示出同情弱者的样子,但是事后甲收到的《(2016)赣行终180号行政裁定书》又以“上诉人认为在房屋所有权主体之外还存在其他独立的土地使用权主体不符合根据房地不动产一体化原则”为依据作出了“维持一审裁定”的裁定,即再次驳回甲的起诉。甲更加纳闷,直到拆迁之时自己的土地上也未建房,几乎全部是乙在种菜,与“房地一体”有半毛钱关系?另外,我告诉甲,二审用一个和一审完全不一样的理由来作出裁定,即表明该案件应当属于行政诉讼案件,一审程序上处理错误,对这种程序问题,二审应当改判、撤销或者变更,不应当做出“维持原裁定”的裁定。甲于是又将案件告到最高法院,我告诉他,要相信中国最后还是有个讲法的地方,但是这次的结果更让人大跌眼镜。从2016年10月初就提交诉状,直到2017年7月在经过多次催促的前提下,甲才得到处理决定。《(2016)最高法行申5017号裁定》驳回了甲的再审申请,里头的理由是这么写的:“本案中,甲没有提交符合法律规定的涉案房产的权属证明文件。甲基于分家协议主张应当享有的享有房屋土地权益,应当通过民事诉讼途径予以解决”。看到这样的裁定,我禁不住爆粗口,什么狗屁的最高法,居然睁眼说瞎话。甲已经提交了其父亲的土地证证明、证明父子关系的档案材料、有在场人签名的兄弟分家协议,而且这些在一审二审都被认可,正常人都可以判断真假有无,最高院法官居然连判葫芦案的葫芦僧都不如!后面居然又还好意提醒甲,可以去打民事官司,争取权利的机会还有。简直无耻至极!
  甲是古稀老人,甚至不能清楚地解读法院裁判文书的意思,所以诉讼上的事情都拜托于学习过法律知识的我。我用简单的比喻概括了最高院法院的判决:好比说我在市场上卖菜,政府来买菜,却把菜钱给了隔壁的摊主。事后我知道政府拿了我的菜便找政府要钱,政府不给,我找到法院,法院说让我自行找隔壁的摊主!甲摇摇头说,三次打官司,三次都判输,但是怎么三次的理由都不一样,看来法院只是想堵住人的嘴,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
  过去,作为学法人的我也没有想过天下有这样的混账逻辑,现在终于知道,这种逻辑在中国法院是真正存在的!我也终于明白,中国人的法治信仰原来都是在这样一起起糊涂案件中被无情摧毁的!法律是什么,无非是粉饰太平,给欺压百姓的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罢了!中国改革,应先从法院改起!
作者:传播正能量7799  回复时间:2017-10-24 22:27:33
  顶
作者:刘玉多2017  回复时间:2017-11-11 06:35:02

  同病相怜!
作者:我爱甘蔗褂  回复时间:2017-11-30 23:06:23
  帮顶一下
上页 1 2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