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老红军的后代1168 2017-07-13 15:06:17 的文章

算命大师祖父是新四军、父亲是退伍军人,我却被地方政府无辜绑架殴打和电击!!!

  我的爷爷是新四军,我的父亲的退伍军人,因为我的目前因病去世,父亲思念过度得了老年痴呆,我为了维持家庭生计在2012年7月把父亲送到了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红丰老年服务中心托养,费用的1800一月特殊了照顾。当时该中心属于吴兴区民政局直属的养老机构,湖州电视台隔三差五的做广告推广,所以对该中心特别信任,因为我们是农民平时我和姐姐分工照顾父亲,我出托养费姐姐每星期看望一次老父亲。
  2012年年底因为农民特别忙加之我又离家400公里外工作,添加了护理费给该养老院告知2013年春节正月初再看望父亲了,没想到年底前后20多天的时间里发生了事故,因为父亲是大小便失禁的,该养老院为了图方便让父亲整体躺在床上不更换,导致了严重的压疮,严重的地方是尾骶骨都烂在了外面。
  我为了维权让浙江省教育科技频道曝光了该中心,但是湖州市吴兴区民政局的干涉和地方政府的腐败官司打了5年之久,我从一审、二审、省高院一层层的维权,当中地方政府和地方法院一次次违规操作显现。
  2016年8月我拿着材料去北京申诉,先是在人大登记再到最高法递送材料,一路全部是走正规的法律途径,没有想到的是地方政府联合湖州市驻京办雇佣黑社会在北京三环把我绑架了还私用警械把我双手双臂电击伤,浑身上下多长打伤连夜又雇佣了6个黑色会成员把我从北京用面包车送到了湖州,并且和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局交接,关在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分局审讯室里折磨了10个小时左右,才放我出来送湖州市解放军第九八医院治疗,事情事情至今未得到的解决,而且当初绑架途中还抢走了我要交医院给父亲的救命钱五万元,损坏5年前买的价值6千多元的黄花梨手串一串和手机一部也至今没有归还,经过我举报现在是湖州市地方政府部门之间相互推诿和狗咬狗的形态,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局称是吴兴区政府法委和吴兴区信访局安排他们这样做的(有湖州市吴兴区公安局回复的是电话录音为证)。
  以下是我被殴打的病例和当初被打在医院地方政府各部门抽调人员24销售监控我的照片
  
  
  
  
  
  
  
  
  
  
  
  
  
  
  
  
  
  
  
  
  这些是相关部门被我举报后电话我的相互推诿电话录音已经翻录文字:

  2016年11月3日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和我的电话录音(电话号码:05722257055)时长5分45秒)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配合政府,应该是政法委
  张毛杰:这次是你们配合政府来弄我的?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嗯….弄不弄你详细情况我们不清楚,反正这个事情是配合政府的。
  张毛杰:因为不管怎么样我当时是报110了但是没有人出警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报110没有出警这个情况是指挥中心的事
  张毛杰:当时我身上电警棍击伤,当时在吴兴区公安分局里面,埭溪派出所所长把我关在里面,我一直跟他说手伤痛的受不了我要去医院看,但是他强制性不让我出去看伤,三个保安看着我,医院不让我去一直软禁到晚上7点多,而且关在审犯人的凳子上,用一块板卡在凳子上限制我活动自由,这种行为你们已经触犯法律了,我多次要求去医院身上多处电击伤痛的受不了,但是你们说是配合政府……….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我们配合政府、信访局和政法委
  张毛杰:你们是配合政府、政法委和信访局的?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具体怎么做不清楚,但是我们听领导说是配合政府政法委的
  张毛杰:你是具体怎么称呼,你贵姓啊,我刚刚没有听清楚。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我是信访上的我姓王(黄)。
  张毛杰: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是吗?
  吴中区公安分局信访办:是的,这个事情你要向政府有关部门去反映,反正当时你去北京去反映过了是吧
  张毛杰:北京我是打电话了,当时在吴兴区公安分局里面出来我那串黄花梨手串没有了,钱当时所长说会还我的,但是放我出来就是说钱没有了,黄花梨手串拿出来后已经弄乱掉了不齐全了,我马上电话北京110,北京110告知我现在被绑架到湖州了就马上在湖州报案,现在这么远我们北京管不了了。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那你说被打是在北京被打的吗?
  张毛杰:是的我在北京被绑架被打的
  吴中区公安分局信访办:按照你说打也是在北京。
  张毛杰:是的,按照北京公安说法是对的,因为我人被绑架到了湖州就应该马上在湖州报案的,但是我在湖州报案了一个人出警都没有。
  吴兴区公安分局信访办:这个事情我今天是告知这个事情不是我们公安管的,
  张毛杰:不是你们公安管?
  张毛杰:不是你们公安管但是你们公安参与这个绑架,


  2016年10月12日埭溪镇司法调解所费所长和我的电话录音时长7分32秒通话电话13819284044
  费所长:你住10天都和我们没有关系的,说句难听点我们不用自己出钱的
  张毛杰:你们几个是区里面安排的吗
  费所长:我们是镇上安排的,我们那说的难听点那一天和你见见面,反正是公家的钱,吃住都是公家的钱不用我们自己负担的,
  张毛杰:那你们干嘛把我的地址报给他们把我绑架了,我那天和你们说了我是正常维权 费所长:地址报告给他们是关心 这个人是怎么样了,作为基层我们是要和他们汇报的
  张毛杰:你要汇报,但是你要通知我的他们要我回家你要告诉我不要反抗呀,而且请了当地的黑帮浑身都是纹身,抢我的包,当时我包里还有5万元的现金所以拼了命和他们抢,他们用电警棍电击我双手更本没有办法动,颈椎把我打伤,作为这个事情我相信你们,你们怎么不通知我 ,既然我相信你......
  费所长:他们怎么弄我们也不清楚,他们有他们的打算
  张毛杰:那不管怎么样你们要通知我不要吃眼前亏, 他们要我回去应该叫我不要反抗,那我也就回去了也不要吃这样的苦,我医院里住了差不多20天左右唉,我现在间接性失忆,两个中指现在不能动冷水那你说这个事情你们做出来合适不合适
  费所长:我们当时和你见过面,也和你说穿要走合法路线走我们不会拦你的,和你聊天说很长时间的
  张毛杰:我也和你说的我是走合法程序的,凭什么你们回去让他们把我绑架了。
  费所长:作为这个事情,我们基础今天什么情况肯定要向他们汇报的,这个你要理解我们的,他们采取什么行动他们就像父亲做事情不告诉儿子一样也没有关系的,对不
  张毛杰:那不可能的你们在一起肯定知道的
  费所长:到最后肯定知道的,你当时应该也看到我们的也不一定,
  张毛杰:我看见的
  费所长:那也肯定明了作为我们,作为你是埭溪人我们也会全程陪你的,也不会让你怎么样吃亏的
  张毛杰:全程陪我?当时带我回来是都是黑社会,身上都是纹身的
  费所长:所以知道后我们马上就赶过去了
  张毛杰:那你们认为这个是事情你们的做法合法不合法,最终合法还是不合法,你们这是违法行为
  费所长:............


  2016年 10月11日上午9点49分和埭溪派出所所长的电话录音时长4分56秒(政府网电话短号665883)
  章所长:你东西是被偷了还是被抢了
  张毛杰:东西我当时在北京的时候…..
  章所长:你要是报案我说的难听点,我负不负责的话说,你当时在哪里被抢就到哪里去报案,这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毛杰:我当时被抓到吴兴区公安分局放出来的时候你在不在那里。
  章所长:在的
  张毛杰:你在的话我当时不是北京110报案了吗,当时北京110说我在湖州了马上在湖州报案,我不是湖州110马上报警了吗。但是湖州110没有出警
  章所长:我跟你说这个不是案件,这个钱到底有没有,1钱到底有没有2钱到底谁拿走了
  张毛杰:那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弄得
  章所长:3不是我们埭溪派出所去管这个事,因为不是发生在我埭溪地盘的事情
  张毛杰:因为我电话陈书记,陈书记说要我找你,反正报案了就要和你联系。所以我才找你的。
  章所长:1当时你说过5万元的事,他们和北京联系过北京说你包里没有5万元这个事
  张毛杰:那这个东西就干干脆脆把那班人叫出来对质,当时怎么样必须要对质的呀,你说呢,凭他们说没有,那我这里你们可以去建设银行信用卡中心去联系,绑架之前我和信用卡中心联系还钱有录音的,
  章所长:毛杰这个钱拿去是谁拿去是驻京办,湖州有驻京办叫人弄的 ,这个钱你去找谁?你要找驻京办的那几个人你要去寻政府的你叫我公安局破什么案件啊,你这个人这个地方怎么不转弯的呀,你说穿了这个钱被他们拿了是被他们拿了,对不,但你叫我公安局破什么案呢,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毛杰:但是没有回音呀
  章所长:没有回音你要去问政府呀,怎么可以问我呀,你说湖州市政府或者是驻京办拿走了难道是我去把他们抓来啊 ,你这个人这么捣糨糊呢,
  张毛杰:我这个事情怎么可以说捣糨糊呢。
  章所长:我派出所难道去把他们几个人去抓来呀
  张毛杰:当时我在审讯室里面一直催你们钱还我,但是你一直说埭溪政府来了一起还我,但是现在他们把我的钱给吃掉了,这个是救命钱,是我父亲的救命钱
  章所长:你寻埭溪政府还是谁别来寻我,不是我不帮你弄,1这个不是发生在我们埭溪的事情,我作为埭溪派出所也没有权利去管,还有这个不是案件,钱被他们拿掉是在他们那里这个不是民事案件,
  张毛杰:那这个是什么案件
  章所长:这个是叫纠纷,还有这个案件不是我们埭溪派出所管,我今天有事也不和你多说了,不是我们埭溪派出所管的,你这个事情不是发生在埭溪,无非当时我和埭溪政府的几个工作人员到市政府那去接你这个事情。
  我爷爷是新四军的资料:

  
  
  
  
  
  
  
  我父亲的资料:

  
  
  

  

作者:八字算命免费  回复时间:2017-07-14 11:26:01
  你祖父和父亲光荣,难道是你的光荣?
  
作者:家居风水  回复时间:2017-07-14 11:31:16
  楼主是农民吗?
  
作者:装修风水  回复时间:2017-07-14 11:32:55
  五千元的黄花犁手串?上访带五万现金?你觉得是自己傻还是别人傻?
  
作者:唐尸二摆手  回复时间:2017-07-14 11:33:02
  那这个是养老院的事,为啥不告养老院啊
  
作者:瓷都免费算命  回复时间:2017-07-14 11:50:51
  狗官
  
作者:我非我1979  回复时间:2017-07-14 19:54:06
  帮顶一下!
  
作者:前后新波  回复时间:2017-07-14 23:16:39
  顶一下
  
作者:宝宝起名  回复时间:2017-07-15 09:24:03
  你祖父和父亲光荣,难道是你的光荣?(来自百家社区客户端)
  
作者:装修风水  回复时间:2017-07-15 09:34:47
  帮什么啊!把你父亲丢养老院不管不问,都那么久,你们一家人没有一个人去看看你父亲吗?养老院不可能不打电话给你,你去了没有,养老院不是医院,更不是你把父亲往养老院一送就没你的事了,出了事就讹养老院,养老院的责任你可以起诉呵,不服判决可上诉呵。打着革命家庭的旗子,抓住政府会因上访问责的弱点,要挟,闹访。你出门上访会带五万现金,手带五千元的黄花梨手串?你是农民吗?明显是个骗子!
  
作者:瓷都免费算命  回复时间:2017-07-18 09:02:38
  顶下
  
作者:清承秉公  回复时间:2017-07-19 15:30:21
  @hndzsun 2017-07-15 09:34:47
  帮什么啊!把你父亲丢养老院不管不问,都那么久,你们一家人没有一个人去看看你父亲吗?养老院不可能不打电话给你,你去了没有,养老院不是医院,更不是你把父亲往养老院一送就没你的事了,出了事就讹养老院,养老院的责任你可以起诉呵,不服判决可上诉呵。打着革命家庭的旗子,抓住政府会因上访问责的弱点,要挟,闹访。你出门上访会带五万现金,手带五千元的黄花梨手串?你是农民吗?明显是个骗子!
  -----------------------------
  你说话不觉得可笑吗,楼主是农民,你闭眼评论的吗,平时楼主出钱姐姐一星期一次看望很合理的分工,农民付1800一月已经是高支出了,养老院起诉了,民政局和地方法院包庇了,称养老事业是国家扶持对象,所以维权这么艰辛,出门带的现金是当时要交医药费的钱,官司已打到省高院和检察院了,政府怕露馅出面和楼主协商,协商不成才匆忙买高铁票到北京维权了,黄花梨手串是5年前买的6000多元,你没看清楚吗,农民可以创业,楼主是在温州做美发的事故发生前已经有两家美发店了,为什么不可以有钱啊,看你评论好像是政府派你来瞎评论的,你怎么不觉得你是骗子呢,
作者:清承秉公  回复时间:2017-07-19 15:35:14
  @唐尸二摆手 2017-07-14 11:33:02
  那这个是养老院的事,为啥不告养老院啊
  -----------------------------
  养老院告了。是地方民政局直属的,官司打了5年之久。民事案件一审还判楼主败诉,后上诉又改判50%,甚至中院信访办法官干脆说养老事业是政府重点扶持对象要楼主忍气吞声
作者:红尘隐客  回复时间:2017-07-19 16:07:26
  我是个有信仰的人,是个追求进步的人,现在带个二孩住院。异地参保,老家不报,参保地不报,我还在同一个省。唉,连你们老革命的后代都受这样的对待,如果将来社会混乱,基本是下边这些货搞的。
  
作者:孤独旅人2017  回复时间:2017-07-29 23:38:12
  顶一下
  
作者:清承秉公  回复时间:2017-07-30 18:52:19
  顶起
作者:指路明灯东方之珠  回复时间:2017-08-12 20:48:43
  您老祖宗把日本和国民党打跑了!人家都有国民年金和国民福利,有时想想,现在日本和国民党领导下人民,生活比咱好多了,既没有亿万富豪爆炸式井喷,失业有保证金,贫富差距少……!
  中国许多地方政府现在牛着呢,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作者:我不是你的过客25  回复时间:2017-08-12 23:54:43
  冤假错案不怕,怕的是怎么用证据依法纠正找回尊严!于国福有话说为你顶帖,希望能够帮到你。
作者:ty_火车头154  回复时间:2017-08-14 13:46:33
  有证据没有用。这就是个无法无天的社会。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做假案都没有人管。你们没有我的经历
作者:ty_火车头154  回复时间:2017-08-14 13:50:22
  我的亲属埋在烈士陵园里,我走在上访的路上五年多了,没人管的。就不要相信这是个法制社会。有事还是一个人解决吧。被弄死,就是失踪人口了。
作者:测字算命  回复时间:2017-08-20 23:41:49
  楼主你爷爷50年的新四军?第二你告养老院的述求,到底是多少?
作者:上帝很无聊dyang  回复时间:2017-11-02 21:13:02
  顶一下,关注是种力量。。。静待事情发展。。
作者:上帝很无聊dyang  回复时间:2017-11-02 21:14:15
  总有见青天的时候,每次想到维权的事情,总有生有何欢,死又何艾的感慨。。。